coming soon
重驗DNA! 含冤1490天獲判無罪
2014/04/24
本圖翻攝自民視新聞



重驗DNA! 含冤1490天獲判無罪

民視新聞 陳俐吟、陳奎宏 台北報導 2014.4.23

男子陳龍綺在2009年遭控涉及性侵案,當時法院以證據上,不排除混有陳龍綺的DNA為由,判他有期徒刑四年,但律師鍥而不捨,去年詢問專家後發現,以現今DNA分析技術,已經可以排除陳龍綺的涉案可能,向法院聲請再審,如今無罪確定,陳冤昭雪。

戴著眼鏡、口罩,陳龍綺雖然已經獲判無罪,但1490個日子以來的陰影還沒散去,他在2009年遭控涉及一起性侵案,依照當時的DNA比對結果,有兩種可能,第一種,涉案人有A男、B男,還有陳龍綺,第二種,只有A男B男涉案,法官認為不能排除陳龍綺的涉案可能,依乘機性交罪,判他四年有期徒刑。陳龍綺不願入獄,開始逃亡。

冤案當事人陳龍綺:「叫我自己走進去,我寧願死在外面,我絕對不會屈服,因為清白就是清白。」

陳龍綺堅持無辜,律師也認為遭到冤判,向法院調取鑑定報告,增加基因組合,重新鑑定。

台大法醫所教授李俊億:「當時的技術只能做17組(DNA),要從這個結果判別三個人很勉強,那我們多做幾個型,就可以看出這些端倪出來,這也未嘗不是一個好方法。」

果然,證實當時的涉案人並沒有陳龍綺,真相大白,台中高分院開啟再審,今年3月判陳龍綺無罪確定。

律師顧立雄:「所以它變成一種循環,我們可能重做DNA,知道他是冤枉的,可是你沒辦法,在重做DNA前,讓他取得再審資格。」

雖然得到好消息,但冤獄平反協會手上,還有8個案件,其中呂金鎧就還在奮力一搏。

冤案當事人呂金鎧:「沒有辦法去忍受,這段牢獄之災的痛苦,關回來雙親都過往了,這實在很悲哀的事情,晚上睡覺的時候,我會偷偷掉眼淚,也是沒有人知道。」

坐牢將近20年,人事全非,呂金鎧知道,在提不出新證據的情況下,要讓法院開啟再審,是難上加難,過去10年,只有不到千分之五的成功率,但他絕不放棄,希望能有跟陳龍綺一樣的好運氣。



原文連結
關鍵字:科學鑑識錯誤  DNA  陳龍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