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ing soon
關鍵字:DNA
1 - 10 共 39 筆
2014/07/28
美國德州男子菲利普斯(Michael Phillips)數十年前因誤判入獄,近日因DNA不符,在25日的聽證會上被赦免。這是達拉斯檢察長辦公室第34次透過DNA檢測,為冤獄罪犯平反。
2014/07/28
一審時,我對法院很有信心,沒請律師。被判有罪後,我開始找法扶,既然僅憑DNA鑑定「不排除」判我有罪,我要求重驗DNA,但法官都認為不需要。我在台中開小卷料理店,原本生意很好,有罪定讞不久,通知我服刑,我剛裝潢的店被迫結束。我決定逃亡,這太羞辱了...
2014/07/25
現行司法體系內有很多特異的人,這些人都是社會的菁英,但他們的五官功能真的跟我們不一樣嗎?就呂金鎧案來說,當時現場的液體約有20毫升,鑑定法醫擁有很神奇的能力,他的眼睛與測量工具一樣神準,以目測方式判斷落在現場地板上的液體有多少,並就該液體量推定該性侵案非一人所為。這樣的鑑定結果真的可以當定罪的證據嗎?
2014/07/26
我忍不住向林俊宏律師問了一個我疑惑很多年的問題:為什麼要幫確定犯罪的犯罪行為人辯護?對此林俊宏律師回答:「這就是律師的工作啊,我們的目的不是要替他們做無罪的辯護,而是要在合法的範圍內替他們爭取他們該有的權利。」
2014/07/24
五年前一場酒攤,陳龍綺捲入一樁性侵案,DNA報告的一句「不排除混有他的DNA」,使他被判四年刑期。一年來,他帶著全家逃亡躲藏,總算等到新的鑑定證明他「可排除」,再審重啟改判無罪雖然得以還他清白,卻還不了他早已賠進去的人生。
2014/07/22
1993年呂金鎧與陳錫卿被控犯下性侵殺人案,涉嫌殺害范姓女大學生,命案發生時,呂金鎧正在麵包店工作,但陳錫卿卻不斷指控他涉案,最後呂金鎧含冤入獄服刑18年。將壞人繩之以法是警察和法院的責任,但他們將無罪之人羅織罪名,連不讓無辜者受冤這種最低限度的正義也不復存在,或許也是律師無法回答我們何謂公平正義的原因。
2012/09/06
2013/04/02
2014/04/25
平冤協會與台灣大學刑事法中心以及民間司改會合作舉行研討會,將以陳龍綺案的再審裁定為焦點,探討台灣再審制度的現況與未來,冤案難平反,制度須改革,歡迎大家一起來討論!
2014/06/10
性侵案件中的關鍵證物-DNA,真的總能發現真實、懲奸除惡?科學證據真的會說話?到底是誰說的?民國98年3月25日凌晨深夜,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夜晚。陳龍綺及其家人,卻從此踏上了一段,整整4年,不平凡的歷程。7月3日冤家讀書會,從判決書帶你了解陳龍綺案!
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