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ing soon
關鍵字:非常上訴
1 - 10 共 16 筆
2014/09/10
檢察總長顏大和為死刑犯鄭性澤殺人案提起非常上訴,這是顏氏到任後第一次針對死刑案件提起非常上訴。本案的證據鑑識還有檔卷管理,從監察院的調查報告看,都距離理想的標準程序相去甚遠。連要從凶槍採集被告指紋的基本動作也未做到,竟然要以這樣的鑑識水準定人死罪,荒不荒唐?
2014/09/04
最高法院證實,日前接獲檢察總長顏大和為死刑冤案鄭性澤(46歲)聲請非常上訴,已分案受理審查。而這也是顏大和接任檢察總長以來,首度為援救死囚所提非常上訴。
2014/08/27
邱和順案發生在解嚴的隔年,當時為了解決陸正綁架案及柯洪玉蘭分屍案無法破案的壓力,司法機關無視有利被告的証據,憑刑求自得入人於罪,將兩案加在邱和順身上。過去三年,邱案律師團二次聲請非常上訴,均遭當時總長黃世銘駁回。今日,邱案律師團再提非常上訴,望新任總長顏大和重視監意見,回應法界質疑,還邱和順清白。
2014/07/25
現行司法體系內有很多特異的人,這些人都是社會的菁英,但他們的五官功能真的跟我們不一樣嗎?就呂金鎧案來說,當時現場的液體約有20毫升,鑑定法醫擁有很神奇的能力,他的眼睛與測量工具一樣神準,以目測方式判斷落在現場地板上的液體有多少,並就該液體量推定該性侵案非一人所為。這樣的鑑定結果真的可以當定罪的證據嗎?
2014/05/03
法務部執行羅瑩雪接任部長後的第一波死刑,點燃社會對死刑、冤獄的廣大討論。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羅秉成沉痛表示,大多數案子皆「不忍回首」,司法體系就這樣埋頭一路往前走,做錯事也不用管,掉入一種可怕的「無間道」循環,仗著正義大旗,造成危害而不自知,「一個法律人握到這種權柄的時候,可以這樣做嗎?」
2014/04/29
立法院於今日上午通過檢察總長人事案,顏大和主任檢察官將出任檢察總長,義務律師團也選在此刻,第三度向最高法院檢察署叩關,向新任總長遞狀說明鄭性澤案的判決違法之處,不公平法院、不人道訊問,要求新任總長為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,讓司法重啟審判,讓冤案獲得平反。
2014/04/30
「刑事程序非常救濟制度」學術研討會 主辦單位:社團法人台灣刑事法學會、桃園律師公會、冤獄平反協會、開南大學法律學系、玄奘大學法律學系 會議時間:2014年05月16日(星期五) 會議地點:開南大學卓越樓b103
2014/04/15
鄭性澤,12年前涉及了台中十三姨KTV槍擊案,被認為殺害員警,2006年被判處死刑,但是這個案子充滿了疑點,這樣一個被國家冤屈多年的當事人,到底是怎樣的人呢?會不會充滿怨言,做一個大學法律系教授,要跟他談什麼呢?他會不會怨恨我們沒有把學生教好,雖然這些法官檢察官都不是我教的。
2014/04/14
十多年來,我國刑事訴訟法經歷如『換骨』般的重大改變:從職權進行主義轉變為兩造對抗之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。但荒謬的是,在非常救濟制度上,我們沿用迄今已75年,用憲法施行前作成的老舊判例,解釋21世紀的法律。這篇民國93年的報告,也因為我國司法體系長久以來的拒絕認錯,在十年後的今天讀來依舊『歷久彌新』
上一頁 1 2 下一頁